名家书画网

名家书画展销平台

刘正谦艺术人生

网站首页    名家传记_554066083.bj.wezhan.cn    刘正谦艺术人生

 

刘正谦

 

 

刘正谦,又名小山,男,回族,祖籍山东青州,1929年10月生于北 京。自幼受家庭影响喜习书法,初取法何绍基,长潜心钻研历代诸家碑帖,注重师古而不泥古,创新而不离法度。擅行草,所作运笔凝练,变幻多姿,爽爽有神。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书法展览及在专业报刊发表,被收入《中国古今书法选》等,为博物馆、纪念馆藏或被勒石。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宁夏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宁夏自治区文联委员。宁夏书法家协会的名誉主席、宁夏书法院的名誉院长。

  荣誉

  他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书法展览及在专业报刊发表,被收入《中国古今书法选》等,为博物馆、纪念馆藏或被勒石。他是宁夏书协和"全国回族书画展"的创建者、组织者。出版有《刘正谦行书集》,作品在中国书协历届举办的重要书展中均入选并获奖,多次到新加坡、日本、韩国、新西兰、香港、台湾、澳门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并应邀先后到日本国以及香港、澳门、台湾地区访问。2001年获中国书协颁发的"中国书法艺术荣誉奖"。

   任职

  他是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一、二、三届理事,宁夏书协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宁夏文史馆名誉馆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为宁夏书画院名誉院长。 
   生活经历
  刘正谦,1929年11月生于北京,祖籍山东省青州。父亲曾和马松亭阿訇共同创办“成达师范”,这是一所有名气的回族学校,初创时在济南,后搬迁到北京,解放后改为回民学院。
  刘正谦解放前来到宁夏。他自幼受家庭影响,非常喜爱清代书法家何绍基的作品。他曾就读于西北师范学院,后教过多年中学。在繁重的教学工作闲余,他刻苦练习书法。他懂得了学书必须博精辟法,于是他潜心钻研百家,功力大进。他是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中国书协一、二、三届理事,宁夏书协名誉主席。宁夏书画院名誉院长。获中国书协成立二十周年书法荣誉奖。概括书法家刘正谦的一生,绝非只言片语所能。在老人常常书写的诗句中,我隐隐捕捉到了一些与他一生相契合的痕迹,挪用至此,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解读这位已深谙书道与人生真谛的老者。
  中年之前的刘正谦,大抵与他常写的唐代诗人孔绍安《咏石榴》中的句子有些相像:“只为时来晚,花开不及春。”上世纪70年代初期,宁夏的群众性书法事业尚为空白,其时,民间已隐匿着胡公石、刘正谦这样具有相当实力的书家。他们或许还未料到,宁夏书法的春天马上就要来临,而且正是从他们身上生根发芽。
  花甲之年的正谦老人,心态渐趋醇和淡然,于书艺于人生的参悟远非青壮时可比,这亦像他爱写的一幅集字联:高怀见物理,和气得天真。性情上深明事理,志趣上返璞归真,怡然自得,物我两忘。如今,正谦老人已近杖朝之年,言语间透着一些童心的意味,让人赞叹,又恰恰对应了他写过的陆游《老身自咏》中的句子:身入儿童斗草社,心如太古结绳时。

   艺术无止尽

  "笔墨精良人生乐事,气质变化学问深时。"刘正谦老先生对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练习书法是这样的诠释的。 刘老指着自己书写的这幅对联说,艺无止境啊,这是我几十年的努力与追求。气质有变化是不是标准就很高呢?但这就是我的人生追求。书法是我国几千年传统的艺术,先辈们在这方面的艺术水准已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我们后人要赶上前人是不容易的事,后人要超过更不是简单的事。古人在书法上花的心血多,传世作品多得很。先人有书圣,就我来说,我尽心尽力的追求,做一点成绩。我
在书法上花了很多心血,这是我一生追求。理,和气得天真。"作为练习书法的人,不能一辈子光能写字,你要工作,为社会服务。志怀高远,灵魂要纯尽,思想要静,这样你才能懂世理,否则是肤浅的。刘老说,和气:就是要有和谐之气,浩然正气。和气是修养出来的。正气是经过锤练出来的。天真是一种质朴,这不是假的,是真的。"白头虽老赤心存。"我摘抄的这句唐代杜甫诗句就是我一生对书法的追求。坐在一旁的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吴善璋说,刘老的书法艺术经过几十年的不懈追求,已经达到一种成熟的境界,内涵越来越丰富,有自己独特而深厚根基。刘老在书法的练习中吸收古人的多家之长,并经过几十年的不断进取,在书法线条的锤练上才达到了今天这样的高峰。刘老的书法写的直率、舒畅、清灵而有变化,感觉有含蓄,有思想境界,既然有传统的含量,又有自己的表现,风格突出,求得自己的特点,书法脉络清楚,他与书法大家之路一脉相承,非常经得住看,耐人寻味,非常合理,每处都有看头,有书法的堂堂正气,书法简静,又很流畅,符合书理,表现力强。

   把自己的家当书
  刘老对宁夏书法组织的建立做出了突出贡献。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吴善璋说,当时的宁夏书协是在刘老的倡导和组织主导下成立的,办公地点就是他家的一间房子,宁夏书协组织开会就在他家里,每次组织活动,他就把茶水提前煮好,冬天就把炉子烧上,一进屋就很温馨。当时我们都是小青年,三天两头就跑到刘老家里,刘老不但在书艺上、工作上、为人处世上给我们讲道理,还以身作则。比如,他把一个收藏的书法字帖主动借给我去学习。刘老就是这样一位老前辈,为宁夏书协创造了一个团结的好氛围、好环境,现在宁夏书协仍然保持着这样一个好传统,每年为群众写春联没有间断过。
  宁夏书协刚成立时,法家协会刘老就带领大家经常在一起交流书法技艺,互相切搓,互相提意见。刘老主动带头把写好的字挂在墙上让大家给他提不同的意见,搞点评,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好的氛围,大家就互相点评、交流,为以后宁夏书协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后来,在固原、吴忠、灵武、平罗先后成立了书协组织。

  书法家马学智说,刘老用自己的行为感化着周围的人,在刘老的周围始终有众多的学生,他不但在书法艺术上有一种魅力,而且更有人格的魅力。刘老是宁夏书协组织的建立上发挥承上启下的重大作用,他甘做人梯。作为一个书法家,他把自己的家当书法家协会,给书法爱好者创造了一个学习交流的好环境。

   与墨结缘多方求学

  抗日战争时,年幼的刘正谦随家来到宁夏,在宁夏上小学、中学,后到兰州上大学。父亲的字写得很好,受其影响,刘正谦从小就酷爱写字。那时,他并没意识到书法这个概念,因为每天的大楷小楷是固定的功课。年龄稍长,他开始临习碑贴,再也没有断过。大学毕业后,刘正谦先后在宁夏的几所学校当教师,即使是上课写板书时,他也拿出临贴一般的认真劲。那一时期,刘老师的板书成为学生们最欣赏的字,学校每办黑板报都要请他去写标题。在黑板上写大字不好写,刘正谦就用抹布沾水在水泥黑板上写好,再用粉笔双勾出来,效果出奇的好。当年批改学生作文,刘正谦也一丝不苟,一直用毛笔沾红墨水写评语。
  对于宁夏书法界而言,刘正谦的身份绝非只是书法家,他更是一位卓越的组织者,是宁夏书法事业的奠基人之
  一。文化大革命以后,刘正谦离开学校到银川市文化馆工作,搞书法相对有了更好的条件。1973年,宁夏(银川)成立了书法学习小组,小组成员涵盖老、中、青三代,老同志有曹佑安胡公石、安卓三、罗雪樵等,刘正谦正值壮年,还有一些年轻的爱好者如柴建方吴善璋、郭守中、马学智等。在他们的组织和倡导下,民间书风日益浓厚,交流学习活动频繁。上世纪70年代中期,书法讲座、书法展览、少儿书法培训班等一系列活动陆续开展,银川地区的很多书法爱好者得到了学习交流的机会。
  1978年,为了开阔眼界,宁夏书法界派出胡公石、刘正谦、柴建方、马学智前往全国各地学习交流。在北京,他们与后来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的沈鹏进行了交流,随后即到南京,拜访了著名书法家林散之。当时散之老人已快80岁,见到几位西北来的书法家非常高兴,虽然老人的手指屈伸很困难,但还是为他们每人写了一幅字。康有为的女弟子、著名书法家萧娴先生也给他们赠送了作品,以示勉励。在苏州,4人拜会了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并和苏州的书法组织达成协议,举办银川苏州书画联展。到杭州,沙孟海先生的热情接待,更令他们对日后发展书法事业坚定了信心。1979年,银川地区成立了书法篆刻小组,这是“文革”后国内第一个书法篆刻组织,刘正谦任副组长,负责日常的组织工作。

   艰难起步创办书协

  1980年5月,宁夏书法家协会早于中国书法家协会正式成立。当时的宁夏书法家 协会,是全国3个省级书法家协会中最早成立的。在宁夏书协的第一届理事会上,刘正谦当选副主席兼秘书长,日常事务俱由他来处理。书协成立后没有固定场所,没有经费,举凡开会、评审,大多是在刘正谦家中进行,身兼秘书长职务的刘正谦除了参与活动外,还要负责大家的“后勤保障”,经常忙得不亦乐乎。
  1980年,全国第一届书法展在沈阳举行,刘正谦作为宁夏书协的代表参加了评审工作,当时启功先生是评审委员会的主任,刘正谦是委员。这届全国书法展览,宁夏的入选作品量位居全国前10位,令许多文化大省刮目相看。其实谁能想到,在这个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有组织的书法活动早已热火朝天地搞了近10年。
  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刘正谦被选为理事。
  宁夏书协成立后,在刘正谦等书家的倡导和努力下,宁夏连续举办了多次书法展览。有银川市书法展,有全区书法展,还有宁夏、甘肃书法展,宁夏、青海书法展。刘正谦意识到,要提升宁夏的书法水平,还要举办更高层次的展览,这个念头随之催生了“西北五省区书法展”、“黄河流域十省区书法展”、“全国回族书法展”等等。一连串大型书法展览,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宁夏书法事业呈现出一片红火的景象。在这片红火的背后,刘正谦和大伙付出了很多。刘老回忆:当时的许多工作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出差交流,差费大多得自己解决,甚至连办展览都要凑钱。举办如此之多的展览,没有专职人员,大家都是兼职筹办。整个书协只有刘正谦是所谓的“专职”。记得最初筹办展览时要交作品,给大家发了几张宣纸,这可难坏了这些书法家们。因为条件困难,大家过去习字都是用麻纸,没怎么用过宣纸。看着雪白的宣纸,平素恣意于笔墨间的书法家们一下拘谨得像个孩子,不敢落笔,生怕写坏了。

   中锋用笔得悟大道

  在学书之初,刘正谦就深知临帖之重要。他对清代书法大家何绍基尤为推崇,自年轻时就刻苦研习。临贴虽多,但刘正谦却把握住了“师古不泥古”的要旨,在多年的摸索中独成一家,其书作具有鲜明的个人特征。全国书法展至今举办了7次,正谦先生是宁夏入选最多的人。正谦先生曾告诫书法爱好者:老老实实临贴,尽可能笔笔中锋,方能得线条厚重,通畅饱满。这番告诫,正如何绍基所曰:“如写字用中锋然,一笔到底,四面都有,安得不厚?安得不韵?安得不雄浑?安得不淡远……”
  刘老的一位同仁说:正谦先生对于宁夏书法界的贡献,更大是在于他倡导了一种正确的书风,为许多后来者把准了方向。很久之前,刘正谦就为宁夏书法的发展定下了大目标,他曾多次说:“宁夏只出一两个书法家不行,成不了气候。宁夏要有自己的‘扬州八怪’,要出十个八个高水平的书法家,宁夏书法才能站住脚!”这句豪言壮语在宁夏书法界广为流传,时时激励着宁夏的书法家们。从最初的几个人到现在的上百人,宁夏书协逐步发展壮大,而宁夏书法家在全国也日趋受人瞩目。令刘老感到欣慰的是,宁夏书协的书风很正,非常团结,这在全国有口皆碑。
  从幼年习字到现在,无论身份、环境如何变化,刘正谦未有一刻停止过对书法的研习与创新。70岁之后,得脱工作之累,刘正谦更是静下心来专注于书法。每天他都晨起临贴以承古求新,一写就是几个小时,旺盛的精力令人惊叹。书法界的朋友发现,这位老前辈的作品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愈有味道,时时精进。快80岁的刘正谦很忙,每天除了写字外,他还要参与很多书法交流活动。汶川地震后,老人心系灾区,凡是和赈灾有关的书法活动,他概不推辞。
  为什么几乎一辈子没有停止对书法的探索?刘老的答案简单而有力:我爱书法!从师法何绍基、于佑任诸前贤到现在,正谦先生朗声说:如今我是在写自己!多年的积累,潜移默化,他的风格就是自己的名片。
  现时的正谦先生虽然门生众多,受人崇仰,但他自己却从未有一丝满足,仍旧谦和而自省:“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字满足过,现在仍觉得某些方面还欠精到。”“除非是因为年龄、身体的原因写不动了,只要身体和精力允许,我会一直写下去,这是我毕生的追求!”刘正谦说。

   谨守大道淡定人生

  他是中国当代书法界的领军人物之一,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二届理事、宁夏书协副主席等职。之前,我仅是在一些地方见到老人的字。无论回汉,皆视他的字如上玉。在这个民族多样、性格各异、意见纷争的国度,只有在艺术和真理的认知上,大家才会不约而同站在一个立场,才会自觉地心悦诚服。
  在西海固的那座清真寺里,一群褴褛又深具灵性被黄土包裹的农民在等待迎接老人的字。这是中国无数的书法家难以比拟和企及的高度。这是寻道者一生的自足和福音。当我和正谦老人交流讨论的时候,他向我坦言:感情是我一生所看重的。这是民众和人们看重老人的原因。一位艺术家如果丢弃了人民,就丢弃了根源,就像毛离开了皮肉,将不再被生命滋养。刘老的根在民间,他的心里有普慈,所以衣衫褴褛的穷人爱护他。
  正谦老人一生,是将自己的感情和真理的要义、机密统统隐藏在古人的文章、诗词和话语里的。那些文章、诗词仅仅只是载体,他本人的思想、精髓、感情、精神却一点一滴弥漫在他书写的字里行间。
  刘正谦,在他多年书法的史海里,我们可通过与历代大师的对比,体悟到那来自艺术本真和原始的特性。这是一些斑驳古老但泛黄流金的品质。这是他神奇的魅力与神秘。
  老人的每一幅作品,稳稳地、静静地渗透纸背。从老人的字,可以看出他的心很干净,可以看出他的为人是普慈和善的,且对自己却又是极其严谨和自省的。很少有一个书画家能像他这么自律和不断反思自己、解剖自己。从他的字,可以看出他的心完全是安详的、静着的。据说他可以久久地 一连好些天呆在书室里,不思外面的世界。他完全将自己融化在自己书写的字里,将自己融化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而了无痕迹。
  面壁十年图破壁,一笔写透千层纸。那是一种无意之意,是一种出神入化的功。不是形式和外在所用的力量。刘正谦追求的正是这个。他追求的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他睿智地告诉我:立是容易的,破却是不易的!
  他所说的“立”,其实就是要得体、要入门,就是要有来源和根脉,要对古人有所继承。但是,最关键的是“破”,得发扬和传达出自己的精神和内涵。
  入门也非轻而易举和一朝一夕的事情。正谦老人“天人合一”的境界,其实还可以理解成一种他对大自然以及人民的拥抱。回归自然,领受了天地的日精月华,生命才会亘古和永恒。这仿佛是命定的机缘,像万河寻源一般,终归要走到这里来。而此处正是正谦老人书法艺术的汪洋大海。
  正谦老人强调“功夫”和“工夫”的关系。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但又是辩证统一的。事实上,一切都勿空谈、奢谈,都要从一开始,得一步一个脚印,一笔一划落到实处,落到纸上。
  他始终在艺术之路上下求索,在继续向一个看不见的高峰前进。这就是一位深入人心和民众的书法大师、一位老人的心灵。正谦老人的根在民间,是因为他从骨子里,从一开始就摒弃了功利和媚俗,就具备了进入书法艺术的真境与花园。
  这是从骨头和血液里带来的。因而,他自觉地保持了独立的艺术风格和平和无极的境界。南方多才子,北方出圣人。正谦老人的字里有大和平,读他写的字如和风沐浴一般。并且,他以一人之笔力,平复了整个人心的世界。 《古兰经》二十章曰:遵守正道者,得享和平。记得有人曾在文章中评论正谦老人的字充满了凌厉!
  且看汉语词典对凌厉是怎么解释的:凌厉是形容气势迅猛,暗含着异常强烈的进攻性。而一位内心如此平静,在书法领域修得正果的老人,他的字如何会是这样骄横。他的字充满了朴素、平静与亲切。正谦老人的每一个字只要仔细看,都仿佛是在微笑,都那么平和、安详,很容易让人入静,久了,会觉得有一团气从丹田缓缓升上来,在周身温泉一般流淌。再看上一会儿,你会情不自禁地生发皈依的喜悦。老人的字在形式上删繁就简,在精神内涵上,完全是在传达他的无尽的心情,他的难言的机密,他的透悟的真理与道。他追寻着道,谨守着道,他得享着天地之间的大和平。

   书法造诣 美学风格

  刘正谦,号小山,回族,山东省青州市人。1929年11月生于北京。幼年随父母移居宁夏银川。大学毕业后曾先后在自治区党校及银川市文化馆、市政协等单位工作。现为宁夏文史馆副馆长,一级美术师,并为宁夏书画院名誉院长,宁夏书协名誉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正谦先生是中国书协一、二、三届理事;二届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其作品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历届重要书展中展出,并多次到新加坡、日本、香港、韩国、新西兰等国家及地区展出。正谦先生本人也曾先后应邀到日本及澳门访问。正是这一系列业绩,使正谦先生作为宁夏书法艺术事业的一位代表人物,受到了国内外书法界的关注与好评。
  古人说:“万古名家,无不由积学酝酿而得。”正谦先生也正是沿着这一条成功之路,而使自己的艺术追求与理想成为现实的。正谦先生出生于书香门第,其父刘柏石先生即写得一笔何绍基体的好字,并享有一定的书名。正是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童年时期刘正谦从学习何绍基的书帖而踏上了自己的学书路程。而后,随着学习的进步、年龄的增长、知识的丰富与视野的开阔,正谦先生逐渐认识到学习书法在掌握一家之法的基础上,还需广泛涉猎、博精群法。于是,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广袤无垠的传统书法之域。其间,他着力穷研深究、为我所用的主要有颜真卿、柳公权、刘墉、于右任诸大家。当然,在这个广涉博取的过程中,正谦先生对于何绍基的研思与汲取是始终没有放松过的。于是,这就构成了正谦先生的学书之路的总体风貌,直到他已经“功成名就”的现在。
  通过学习古人来学习书法,这是每一个学习书法的人都必须要走的一条道路。但自古以来走过这一道路的人何止千千万万,而最终真正学有所成的人就没有多少了。因此,“师 
古”并不是“成家”的关键。那么,“成家”的关键何在呢?在“师古能化”,亦即不仅要“师古”,而且要“能化”。所谓“能化”,就是要在学透古人的基础上,衍化、变化出一个既源发于古而又不囿于古的艺术自我来。正谦先生的书法艺术之所以能够自成一家,正是因为他通过对所师古人的融汇贯通,而“变化”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艺术自我。而他完成这一“变化”的具体方式,则是将他所师古人的一些颇为矛盾对立的东西,融合到一起了。在我看来,在对正谦先生影响最大的几位书家中,颜真卿柳公权于右任均是以骨势为尚的;何绍基、刘墉则是以韵趣为尚的。骨势与韵趣对于书法艺术,本是差距相当大、且有鲜明的矛盾对立性质。正谦先生艺术风格的建构,正是将它们糅合到一起了。
  正谦先生糅合出的这一艺术自我,虽然既不同于它所自出的“骨势”,也不同于它所从来的“韵趣”,但却又无不处处散发着这“骨势”与“韵趣”的精神与风采。譬如,其作品整体的笔酣墨畅、奇荡多姿,给人的第一印象无疑是堪称登堂入室的何绍基家法;其用笔行墨的浓重温润处,又于何绍基之外平添了一些刘墉的意味。但进一步审视你很快就会发现,正谦先生的用笔已完全不是何绍基的棉软与刘墉的肥腴,而是一种峭拔挺健、顿挫分明的骨势洞达、筋力充溢特征了。所以,正谦先生之书是以“韵趣”为表而以“骨势”为里,有似于古人所称道的那种“外若优游,中实刚劲”的艺术类型。而这“骨势”与“刚劲”,则无疑当是颜真卿、柳公权、于右任这些以“骨势”为尚的书家的法乳。在我看来,正谦先生的书法颇为超尘脱俗,那种既清新爽健、明丽俊快,又苍劲老辣、痛快沉着的风格特征,是他糅合名家书法所结出的果实,这些体现着正谦先生的才华与功力的艺术创造是自不待言的。

   对艺术的探索

 

 

  正谦先生之所以能成为艺术探索之旅上的一位成功者,除去他艺术天分的因素之外,我觉得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是他对艺术探索的那种高标准、严要求与不断进取、谦虚谨慎的态度。笔者与正谦先生结识近三十年,我们在一起经常谈及书法艺术问题。正谦先生竟没有一次对自己的书艺现状表示过满意,他总是觉得自己还有些不成熟的地方。若干年前,当《书法》杂志打算对他作个专题介绍,宁夏人民出版社计划出版他的书法作品集的时候,他以自己在艺术上“还不是太成熟”为由而拒之。由此所折射出的正是正谦先生在艺术事业上永不满足的进取精神与虚怀若谷的博大胸襟,也是正谦先生走向成功的动力源泉。
  从美学的层次来看,风格特征、艺术实践都是艺术家的艺术思考与美学观念的物化与外化。所以,一位真正的书法家,对书法艺术都有自己的理论见解。正谦先生虽未撰写过书论文章,但同样有一些颇为精要的心得体验与艺术观念。首先,正谦先生认为,要在学书道路上有所成就,非“向古人靠拢”不可。初学时临写碑帖自不必说,学有所成后个人风格的确立,也必须保持与某家、某派的承传关系,因而要想完全摆脱传统,重打锣鼓另开张是不会取得成功的。所以,他总是告诫那些学习书法的中青年同志,要多临、多学、多看。他说:“光凭一点才气,不坚持临帖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写不下去了,最后,还得向古人靠拢。”其次,正谦先生认为,人在不断变化,书法也应不断变化。他常说:“字一死,就完了。”甚至提出:“一个书家要是觉得自己的字无法变化了,那就不要写了。”所以,在他看来,书家年轻的时候,字要年轻,老年以后,字也要随之而“老”;若人已老而书犹稚嫩,这就不是名副其实的书家。正谦先生所说的书法之“变”,不是单纯的为变而“变”,即仅在字形的变化上做文章。他认为书之变与人之变是一个同步的过程,若脱离开人之变,而单纯地追求书之变,那只是一种笔墨技巧,失却了其作为心声心画的本体意义。因而,对时下书坛上颇为风行的那种仅在笔墨、造型上用心思的形式主义倾向,他每每表示不以为然。最后,正谦先生认为书家绝不能仅有“字内功”,还必须同时具有“字外功”。所以他经常引述古人关于“心正则笔正”“学书须胸中有道义”之类的观点,强调既要在道义、情操、人品等方面加强修养,还要在文艺、美学、历史等方面同时用功。
  近30年来,正谦先生对宁夏书法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从70年代初,由银川地区几位书法爱好者自动组成书法研究小组起步,到80年代初宁夏书协正式成立,再到今天拥有一支有二十余名颇具实力的书法艺术队伍,在它的成长壮大的过程中他始终身居副组长、副主席、名誉主席这样的领导岗位,承担书协的具体组织领导工作。1992年全国回族书展,他是这一展览的主要组织者与领导者。

   为人

  正谦先生之为人朴实敦厚、襟怀大度、直率坦诚,待人诚恳、随和平易,正是正谦先生艺术风格和人格内蕴之所在。现正谦先生年近古稀,但他仍精力充沛、求索不已。他总喜欢说:“我的字还在变,过上两年,还会好一些。”我对此也确信不疑,愿正谦先生在不断开拓进取的艺术之路上,创造出更加引人注目的艺术辉煌。
详 细

 

 

2012年1月5日 00:0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